1.开篇

以下为我之前給组内分享的有关WebSocket的话题,略有删减,未完待续。。。

001

长期以来,在web领域中,若想让客户端与服务端交互,我们首(或者说唯一的)选的肯定是Http。而随着web应用的快速发展,数据的消费量和功能需求的强度也逐渐增加,很显然,传统的Http模式早已不能满足我们,更多的需求则希望服务端可以“主动”跟客户端通信来增加交互。不得已,long-polling逐渐的被实现在服务端,而这仍然是一种十分被动的策略。

002

传统的Http很简单:客户端主动发起请求,服务端接收到请求后立刻返回结果,一次“单向且即时的交流”就此完成。

003

那么问题来了:如果客户端不请求,又想从服务端获取信息,那该怎么办呢?

试想下以下场景:

1.你的好友发了条Facebook,你想回复些什么,正当你typing的时候,发现突然多个一个“赞”,如果你侥幸利用Network记录了此过程,你会诧异的发现,并没有什么请求发送,那么这个“赞”又是如何更新到你的页面的呢?

2.你修复了一个bug,git操作行云流水,提交代码后触发了流水线,你倒杯茶静静的等待部署的结果,lint–>build–>test–>deploy,这一连串的状态更新与你无关,它就像一个信号接收器一样一直接收着来后端的信息,这又是如何做到的呢?

其实web交互还有一些其他方式,下面的一些介绍,也许会让你对上面的疑问有所解答。

004

Polling Request其实也是Http请求,它不停的循环,使得在一些场景下,让用户误以为它是“一直”在那里工作:譬如如果对准确度要求不高,一些进度条或者loading状态的更新就可以采用这种办法,因为用户在意的不是准确度,而是“它是否在工作”,以此来增强体验。但大部分情况下,它都是傻瓜式的,轮训的时间段和处理逻辑的时间一旦冲突,结果往往很难预料。

005

Long-Polling Request最大的差别是在于当客户端将请求发給服务端后,服务端并没有立刻返回,而是一直持有着这次交互,一直等到服务端真正的获取到信息之后,才会将结果返回給客户端。因此从表象看来,似乎客户端已经发送了请求,而页面没有立刻更新,那就代表结果为空,以为这次请求交互已经结束,而过一会,突然又更新了,“感觉”像是服务端主动推送了数据,而实际上只是一次“延迟”的交互。

006

EventSource顾名思义,在客户端与服务端交互的过程中,是以事件进行传递的,更确切的说,它是单向的,但它和传统Http恰好相反。客户端和服务端一旦建立起链接,事件只能由服务端向客户端推送。不难看出,它非常适用于客户端需要被动实时频繁更新信息的交互场景。如果你利用Network来调试,也是能够清晰的看到event stream的。

007

可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既可以让客户端从服务端获取信息,且反之亦然呢?

008

不卖关子了,主角登场:WebSocket

与Http不同,WebSocket可以在没有客户端请求的情况下让服务端主动給客户端发送数据,客户端和服务端可以实时地进行双向通信,因此它非常适合“即时在线”的沟通。

而在通信安全方面,WebSocket有着自己独立的加密协议wss://,与Http类似,ws://并不被推荐,原因不言自明。

WebSocket的使用也十分简单,客户端建立链接如下:

const url = 'wss://myserver.com/something'

const connection = new WebSocket(url)

此时便可以订阅相关事件:

connection.onopen = () => {}

connection.onerror = error => {}

009

用之前呢,我们还是最好看一下can I use

010

WebSocket的服务端实现的版本非常多,以Node.js为例,代码片段如下:

npm i ws
const WebSocket = require('ws')

const wss = new WebSocket.Server({ port: 8080 })

wss.on('connection', ws => {
  ws.on('message', message => {
    console.log(`Received message => ${message}`)
  })
  ws.send('hello world!')
})

012

如果你有尝试以上介绍做点小demo的话,你会发现,利用Network是可以看到所有明文的信息的,这种“暴露性”可能让你感到不安。而如果你又很好奇的去看看某弹幕平台的WebSocket信息,你会发现完全是加密,这一点和传统的Socket通信也是类似的,这些信息其实都是经过了某些算法进行二进制化,但其实都是有固定的格式和校验码的。

013

带着这点好奇心,留下最后一个问题:如何获取到某直播平台的弹幕(使用WebSocket)数据包呢?且如果WebSocket的信息又被二进制化(或者加密)了呢?

014

To be continue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