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在前面

直到上周,我才跟同事一起看了Google I/O 2016发布会。其实也并不是不想关注VR,只是觉得AR/VR在现在已经被炒的太热了,以至于就好像我们已经完全掌控了它一样。但实际上我们才仅仅开始;或者说,我们还并未真正的开始。

此次谷歌大会首推当家虚拟平台Daydream,这个名字好,一下子就体现了VR的最重要的特点。大会上,谷歌宣称未来将会发布可以完美运行Draydream的Android手机,并且将会在手机端主推VR体验。会议中,谷歌方的多位大咖谈论了自己对VR的看法,以及VR在众多领域的用武之地。整个大会完全一改以往IT巨头之势,反而走起了清新文艺风,接地气的同时又还是那么的高逼格。

这次发布会我看了好几遍,也推荐给了许多朋友,因为突然感觉对VR又有了许多新的看法–不仅是好奇它所给我们生活带来的美妙,似乎也有了些许担忧。

时代的脚步

“超市购物结账,随手拿出手机,点击微信支付,收银员扫描二维码,付款走人”,这个不到5秒就能操作完成的事情,我想对于当下每个年轻人来说,都是正常生活的一部分。但就是这种简单的类似吃饭的事情,常常都能惊到我身后排队的大妈大爷,他们感叹新生活的变化,他们也随着时代的脚步一起前进,但始终,都无法融入。

我从来都没有因此而笑话过他们,有时候我只觉得:这个时代的脚步对于他们来说,走的快了些。

我父母那一代,大多都出生在五六十年代,到现在基本都是60岁上下的人了。他们这一代到今天,经历了太多太多,有时候还未来得及去适应就得去迎接下一个时代--从吃不饱肚子到文化大革命,再从改革开放到走向世界。一直以来,他们都在努力的接受生活的变化。但尤其是最近的十几年,我越发的觉得他们已经被lost的太远太远。究其原因,我觉得可能是互联网这20年,让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而父母一辈从未接受过这类新鲜的知识,甚至连拼音都不会,更谈何上网呢。

还记得互联网兴起(或者说是我接触)那会,大约是90年代后期,一大帮孩子钻到网吧组队去玩CS,年龄稍大点的可能偏爱大话西游等网络游戏。那时候,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所谓电脑,互联网是什么,只知道我们可以一起玩游戏,这比起游戏厅那确实有意思多了。还依稀记得许多家长经常在网吧打孩子的场景,后来我爸也经常说,买电脑就是给大孩子买了一个玩具。不得不说,那是一个全民网瘾的时代--可是现在想想,在当时,面对这么有诱惑力的东西,而又没有人能告诉你它是什么的时候,你只能深陷其中,独享其乐。

到了中学时期,突然兴起了个人博客,也有少数人开始逛逛所谓的论坛,更别提那时候收发email是多么的高逼格了。在后来,上了大学,接触了更多互联网所能给我带来的资源--我们一起追校园网上的美剧,我们一起写百度出来的论文,我们一起敲不明觉厉的汇编程序。在这一演变过程中不难看出:我们使用互联网所做的事情不再只是游戏和娱乐那么单一,互联网已经不是那个我们原以为的玩物,而是丰富的足以淹没我们的资源,我们已经似乎慢慢的理解了什么是互联网,以及它给我们所来带的益处。

迷一般的VR

虽然VR是承载于计算机互联网之上的,但我还是觉得有必要将两者分开:因为VR技术已经是计算机领域的另一高度了,它的出现就像是互联网在90年代席卷我们的生活一样:我们现在的认知还不足以诠释以后的VR生活,以及他能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和坏处。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是VR给我们带来的不一样的视觉享受,不一样的3D体验。

有时候觉得VR就像是躺在摇篮中的孩子,你时常能够看到它可爱动人的一面,但它长大后的秉性如何,又是谁能够预测的了呢?这就好比我读研期间接触的物联网一样,我觉得它与人工智能一样,前景可观,这些都将是未来改变人类生活的重要技术手段。它们固然有潜在的价值和未来的市场,可它们毕竟还都是孩子,如何成长在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。

未来的生活必然充斥着许多VR体验:我们可以和自己爱慕已久的明星谈恋爱,我们可以参加演唱会而不用亲临现场,我们可以躺在床上周游世界甚至是登陆月球。这些刺激的体验我们称为Virtual Reality,那就说明我们还能够清楚的分辨出和你谈恋爱的那个人是虚拟的,还能够分辨出参加的演唱会并不是真实的,当然也能够分辨出登陆的月球只不过是由大量的卫星图片组成的3D假象。很庆幸,以现在的角度,我们还能够清楚的分辨虚拟和现实。这种VR是我们当下所期盼的,我也不无例外,很希望技术发展的更快一些,这种刺激的体验谁不想尝试一下呢?充其量,我们就还像小时候一样,再次染上了VR瘾,但似乎听起来不但没有网瘾那么糟糕,反而还挺令人期待的。

可我觉得事实并非如此,记得《奇葩说》里有一期的话题是“爱上人工智能算不算爱情”,我觉得这与我对VR未来的看法如出一辙。

当有一天,我们的传感器已经不光只能采集到温湿度等简单参数,并且精度大幅度提高,城市中布满了各种网络节点;我们也不再依赖于传统的通信方式,日照灯光即可作为传输媒介;AlphalGo之类的算法也许已经融入到了生活的各个角落,VR也已彻底做到了“Bridge The Gaps Between Virtuality and Reality”。到那时,我们还有什么能力去分辨我们身在何处?我们又如何分辨真实与谎言?

写在最后

我能想到的场景可能是这样的:在一个冬季的午后,一位老人缓慢的行走在老城的小巷,旁边搀着的是他的老伴,老人虽然步履蹒跚,但仍是一脸笑容,看起来是如此的幸福。尽管是冬季,可阳光依旧很暖,毫不吝啬的洒在老人的身上,可老人的影子却是那么的孤单。